公司新闻

小安科技:共享经济风口之下他们选择为『淘金者』提供必需资源

2018-09-15 05:32

  与『小安科技』联合创始人刘宇飞的见面,是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的启明学院,而谈话的一开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切入项目的介绍,而是由刘宇飞带领我们在启明学院七层的参观。

  据刘宇飞介绍,启明学院的七楼,是属于华中科技大学的DIAN团队。作为植根于华科电信系的人才孵化站,DIAN团队孕育出了一大批知名企业家,其中就包括了微信的创始人张小龙。刘宇飞指着满满一面墙的照片,为我们依次介绍了DIAN团队的导师,以及从DIAN团队走出去的大咖。

  但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不是哪位进入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企业家,而是刘宇飞语气中的自豪与憧憬。或许是因为这里目睹了太多『华科人』最初的青涩、不凡的梦想、和最终的功成名遂。同样,对小安科技的几位创始人来说,这里也是一切的缘起之处。

  刘宇飞告诉我们,启明学院的教学楼是在2009年,由丝宝集团与李培根校长共同捐资建成的,双方联合创办『华创中心』,致力于推动校园高科技成果产业化。而毕业后的刘宇飞,恰好进入了丝宝集团,负责日化产品的市场营销工作。

  在随后的2012年,丝宝集团在华中科技大学设立了一家校企投资机构,刘宇飞便是这家投资机构的负责人,也正是在这段工作当中,遇到了现在『小安科技』的另外两位合伙人,钱建安与江涛。

  据刘宇飞介绍,钱建安曾在中国科学院负责大型工业设备的智能化改造,而江涛则在华为负责软件架构的相关工作。两人最初的创业设想是为大型工业设备进行智能化升级。也就是利用传感器、3D立体成像、声波成像等技术,将工业设备互联网化,方便施工单位进行信息交换、通信以及监测工作。

  两人在寻求投资的过程中,与刘宇飞相识,并在洽谈融资业务的过程中逐渐熟悉起来。随着项目的推进,钱建安与江涛逐渐意识到团队的短板,二人虽然拥有扎实的技术实力,但对于市场却一窍不通。而对于企业来说,任何的偏颇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因此,一直从事市场相关工作的刘宇飞,便应邀加入了团队。

  2013年,三人便针对大型设备的智能化升级,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尝试,并在2015年将项目顺利售出。刘宇飞告诉我们,『首次创业经历让我们感受到,方向和市场有多么重要。我们第一个项目的客户总数不到100个,设备的更新时限也很久,基本上5年不会换新,所以市场份额很小。因此,在那之后,我们思考了很久接下来创业的走向。』

  2015年9月,华科的一名学生因为刚买的电动车被盗,来跟刘宇飞诉苦。『在大家都用黑科技刺激消费升级,或服务于一些「触不可及」的行业时。为什么没有人关注民生呢,于是我们决定将智能化应用于大家的日常需求。』

  三人首先着手搭建了校园安防平台,为教职工的电动车安装GPS后,便能够实时的对车辆进行监控。如发现车辆被盗,平台即会自动报警,若平台上监测到车辆还未驶离校园,车主可以直接通知警卫拦截被盗车辆。『这套系统投入使用后,即刻吸引了多个派出所及中国地质大学保卫处等机构,纷纷来找我们合作,想要将平台移植过去。』

  而真正确立『小安科技』的发展方向是在2016年的6月份,『我们去了南京电动车展会,其规模之大,智能化之先进都让我们瞠目结舌。我们一致认为电动车智能化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并且目前电动车智能化产业还未形成品牌意识,也还没有一家头部企业,我们看准了其中的机遇,于是进入电动车智能化这个领域。』

  同时期,正值共享单车野蛮发展,一时间,共享经济遍地开花,电动车也不例外。而相较于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自行车来说,针对三到五公里出行距离的共享电动车,或许拥有更高的实用价值。然而,因行业标准一直未出台,全国各地政府对于共享电动车的态度十分暧昧,当风口和风险共存,是否要依托电动车智能化升级进入共享电动车市场,是三人当时面临的选择。

  『于是我们决定去「卖水」。』刘宇飞解释道,『美国黄金时代大家都去挖金矿,而有一个人选择去卖水。无论是共享电单车还是电动车厂,都需要一套硬件和软件的解决方案。』

  随着『物联网』时代的来临,线上线下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利用互联网的思维、工具去改造传统产业,让线上线下深度融合,提升原有产业的产品服务与生产效率,成为了一个必然趋势。

  同样,对于亟待转型升级的电动车厂来说,产业链条中大量的场景需求是传统方案解决不了的,产品的升级和运营流程的智能化迫在眉睫。

  传统的三级分销方式,让电动车厂面临巨大的信息断层问题。新车型投放进入市场后,其市场认可度、销售数据以及用户感受,都需要从门店到代理商再到车厂,一层层地传递回来。这样的反馈速度,很容易导致车辆的优化不及时、需求和供给不平衡等问题。『但如果使用了我们的整套方案,从车辆售出的那一刻起,车厂即可以实时掌握每一辆车的所有运营数据,以及线下门店的销售情况。』

  刘宇飞继续说道,『对于共享电单车企业来说,一般不会使用我们的软件系统,因为对共享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获取数据。他们并不想做一个纯粹的运营商。因此我们会针对这些企业的需求,单独出售硬件,并提供我们的借口对接他们的App。App Store里前十名的共享电单车,有60%以上都是使用我们的硬件设备。』

  『小安科技』目前共有6款硬件产品,其中三款针对共享电单车企业,一款针对电动车厂,剩余两款则为民用设备,价格均在200元以内。而2C的产品,公司采取与代理商合作的方式进行渠道销售。

  其次,经过智能化升级后,利用移动互联网可以精准掌握用户的定位、骑行公里数以及更多运营数据。基于这些数据,才能够为电动车行业带来更多层面的创新,进一步提高运营流程的效率,沉淀流程中的数字化信息。

  『对于共享电单车企业来说,需要运营人员定期给电量过低的车辆更换内置电池。传统的方法是工作人员沿路查找附近电量过低车辆,再进行作业,毫无计划可言。但通过我们的运营管理平台,便可以在工作人员出发前,直接进行路线规划,极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

  根据用户的骑行轨迹、骑行公里数以及电池寿命等相关的数据采集,可供车厂进行二次营销,和精准的广告投放。

  但无论行业发展得多么如火如荼,如若与相关产业政策相悖,势必会迅速归于尘埃,一切的发展也都只是『伪命题』。而政府对于共享电单车的不支持态度,一直是这个行业不被看好的原因之一,部分城市甚至出台了『一刀切』式的电动车禁售令。究其原因,是共享经济发展太快,而监管和维权却有所滞后。

  但在刘宇飞看来,城市公共交通及社会经济的发展水平,还不足以取缔电动车出行,『对政府来说,需要的是管理,而不是无视民生式的一刀切。』

  刘宇飞告诉我们,对于电动车日常停放难以管理,发生事故难以确责等问题,共享电单车的出现并不会使其加剧,通过与相关部门合作,相反能够助力车辆的管理。『我们的合作方目前正在和交管局洽谈合作,打通双方系统,将用户日常骑行数据与个人信用值挂钩,我们做技术支持。』

  『在没有共享电单车时,有需求的人一样会自行购买电动车。但现在可能其中的50%会选择使用共享电单车,也就相当于把零散的用户集中起来了,方便管理。其次通过智能化升级,将人车对应,对于用户出行也有了一定的约束。』

  近些年,在共享、大数据、物联网等概念的作用之下,进入电动车智能化升级行业的玩家已不在少数。当聊到『小安科技』的核心竞争力时,刘宇飞再次提到了团队进入智能化领域的时间,和团队人员的构成。『我们从2015年就开始关注共享和智能化,进入的时间决定了能否取得先发优势。小安科技70%都是研发人员,均来自阿里、网易华为等知名企业,团队的实力决定能否让先发优势持续下来。』

  『小安科技』目前与市面上多家知名车厂、共享电单车企业达成深入合作,并拥有丰富的上下游资源。同时,团队已拥有3个发明专利,并有10个以上的专利预计在2018年进行申请。

  『这个行业还处于朝阳时期,业内没有IPhone,谁都不知道五年后的智能化产品是什么样子,因此迭代速度会非常快,我们有实力跟上市场。当有潜在客户要求看样机测试稳定性时,我会说,你直接去大街上找一辆新日电动车看看就行。』

  裸泳已进驻今日头条、新浪、网易、天天快报、搜狐、九派、大鱼号、雪球、财条等,敬请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