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10M带宽一年成本仅180元 信管理局:将严查

2018-10-15 01:18

  对于居民反映10M宽带经常断网,速丰公司认为是设备或工程质量问题 (图1)

  昨天报道的《700元包年带宽10兆?未料不是断就是慢,每周报修至少两次》一文中,首次揭露一些来路不明的小公司以代理的形式低价兜售的“黑网”后,青浦、嘉定、虹口等区多位居民来电反映,怀疑自己家里安装的也是“黑网”。对此,市通信管理局作出明确回应,速丰公司之前开展的私人宽带业务存有违规之嫌疑,将予以严查。

  速丰公司也坦陈,其涉及到的用户遍布崇明县外上海所有区,同时称开展私人宽带业务是下面代理商的个人行为,目前所有私人业务已转售。记者了解到,速丰公司利用特殊技术,10兆带宽一年成本价仅需180元。

  住在嘉定区福海路的何先生在看到晨报的相关报道后怀疑自己家里安装的也是“黑网”。何先生回忆,今年初,多家不同的网络公司到小区内抢客源,而且价格一个比一个低。最后他选择了一家10兆带宽,两年费用仅需800元。但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除了网速的问题外,还有经常性的断网。

  “我是在淘宝网上开店的,网络一不通,生意就根本没法做,也向当初的安装代理商投诉过,但问题根本没法解决。”何先生称,看到报道后他才知道家里装的原来是不合法的“黑网”。

  向晨报来电反映类似情况的还有虹口区的陈小姐及青浦区的丁先生等多名读者。丁先生称,这些网络公司或个人代理都是摆着摊位在小区里面拉生意的,再怎么想也没想到会是“黑网”。为此丁先生致电安装工作人员,结果对方直接告诉他“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公司的,网络能用就行。”

  “我们老百姓想的是,网络资源这个东西是由国家控制着的,既然真的能用,那肯定是国家相关部门批准了对方才有资源,而且在上海管理如此严的地方,类似黑代理、黑网应该不充许存在,相关部门应加强监管,不要让用户被蒙在鼓里,还我们一个安全可靠的用网环境。”

  昨天,记者从工商部门查询到,晨报报道中提到的开展黑网安装的速丰公司营业范围包括通信设备、计算机技术、网络工程通信设备安装等。同时,速丰公司拿到的是通信管理局批准的“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因特网接入服务业务”的经营许可证。

  为核实速丰公司是否具有给私人安装宽带业务的资质,记者来到了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办公室负责人表示,速丰持有的“第二类宽带业务经营资质”只能帮公司或单位接入宽带。“速丰没有获得宽带用户驻地网商用试验批文,没有从事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的资质。简单来说,就是不能给小区、私人拉设宽带。”该负责人表示,除今年上半年核实取得了许可证的如电信、长城等9家网络公司外,最近又新增加了3家宽带企业取得相应资质,这3家公司分别是上海市南电信服务中心有限公司、上海长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一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上海共有12家获批经营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的单位,不在这12家范围之内的公司,如果开展驻地网业务,基本可以判断是‘黑网’。”

  “速丰的问题我会转给相关业务部门去调查和处理。是不是我们监管不到位,或者有些违法行为超出了我们的监管范围,这个还不好讲,但是发现问题,我们会去处理。”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和其他行业一样,网络通信行业也存在一定问题,监管部门有自己的难处。“最大的问题是人手不够。打个比方说,现在上海有30多万个网站,但只有2个人管。我们整个局人手只有25个人。”

  记者追问,是否允许有资质的驻地网服务单位,从外地购买带宽后接入上海的小区?这位负责人表示,具体的管理办法要问业务部门,“从属地化管理角度来看,应该是不允许的。”

  最后,上海通信管理局这位负责人表示,在业务部门进行最后核查后,如真存在违规行为,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的相关规定,对未获得宽带用户驻地网商用试验批文擅自从事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的单位,应予以行政处罚。

  既然不具有给个人用户安装宽带的资质,为何还要开展类似业务?带着疑问记者找到了办公地点为于共和新路上的速丰电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公司总经理陆毅远介绍,速丰下面有四家代理商,豫信、沁平、贯达以及炯跃。杨浦区军工路附近的业务应该是属于豫信。“我们公司确实只有给企业和单位提供网络资源的资质,军工路、民星路的个人业务全是下面代理商的私自行为,并非公司的意思。”

  陆毅远表示,对于4家代理公司私自再向下面发展第三级的代理商的情况,以及为一些个人客户安装宽带的情况公司是知情的,因为层层的转包,所以在监管上出现了漏洞。“在今年,公司也曾努力向主管部门申请过‘用户驻地网业务的资质’但最终没能申请成功,所以在6月份的时候,公司果断的决定将所有的个人用户进行了打包转让给了长城宽带,总共涉及20000家用户。”

  陆毅远告诉记者,2009年之前,第一代做宽带代理的公司都亏了。那时候,他们的带宽资源都是向电信、联通等运营商去购买,然后转卖给个人用户。但是2009年以后出现转机,因为诞生了一种叫缓存的技术。所谓缓存技术就是让网内用户大量的访问在他们自己的网内进行,而不去电信和联通。这就要在他们自己的网络内部署大量的服务器,把大量的内容,如视频类和网页类的,进行缓存,做镜像处理。“举例说,当我们这个网内有一个人上了新浪网,第二个人再上新浪网时,这个流量就在网内服务器消化掉了。”

  陆毅远解释说,只有两类流量不能在他们网内消化:一个是游戏流量,一个是聊天流量,这个是属于交互性流量。“其他流量,像你上网看电影啊,下片子呀,包括看新闻啊,都可以在网内消化。这样一来,我们大约有85%的带宽是不需要到外面去购买的。这样我们就可以赢利了。”

  实际上,陆毅远就是给自己的所有用户建了一个局域网,利用缓存技术,把大量的服务器上的内容进行镜像处理。“相当于我们建了一个庞大的蓄水池。网络的用户量越多,我网内的流量就越多。现在,只有掌握这个技术的人,做宽带代理业务才能赢利。你不掌握这个技术,单靠买带宽,你会亏死。”陆毅远表示,目前全国掌握这个技术的公司还不是太多,在这个技术的支持下,为一个10M带宽的用户提供相应网络,一年成本就在150元-180元左右。

  “掌握了缓存技术,并不是说我们的带宽资源就不再花钱了,而是要花少量的钱去购买一些带宽来做更新、做游戏、做应用。”陆毅远解释说,当年由国家投资,中国电信建立了Chinanet主干网,然后大量的企业把服务器放在电信的网内,由电信提供流量和带宽。

  “比如说,《新闻晨报》如果有服务器,肯定也会放在中国电信。虽然服务器是你的,但是网络和带宽是中国电信的。一个普通用户要访问《新闻晨报》,一定要通过电信网络才能访问到。但是如果做了镜像,用户要访问《新闻晨报》的话,就可以在网内访问。只不过在镜像跟《新闻晨报》做更新的时候,还需要跟电信互联,这就仍需要耗费一些流量。但在更新完成后,不管是1000个用户、还是1万个用户以致几十万个用户再访问《新闻晨报》,就不需要再用到电信的流量。”

  记者了解到,这部分“刚需”带宽,在陆毅远这样的网络承包代理商那里叫“公网出口”。为了降低成本,他们不是在上海采购,有时候会在全国采购。“到外地去买比在上海买要便宜一些。目前的采购价大约1000M每个月5万元,一年60万元。在上海本地买,1000M每月要10到12万元。差价有一半多。”陆毅远说,从外地买带宽,只要从输出地拉一条光缆到速丰公司在上海的中心机房,进行长途传输就行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家的宽带在百度上输入‘IP’时,显示IP地址是外地的原因,因为宽带公网出口流量本来就是外地的。”陆毅远说。

  有用户称,10M的宽带在晚上使用时,经常会很卡,甚至断网。对此,陆毅远表示,他们公司的宽带,10M肯定是有保障的,用户实际使用上觉得卡,应该是设备或者工程的问题。

  “工程做得不规范,用的设备有问题,出了问题就叫用户来找公司,这是我最头痛的。”陆毅远说,“如果工程做得不规范,肯定会有流量损耗,而且损耗很大。如果家里的网线、户外光缆的质量、施工方的工程质量、设备如光猫等质量都没有问题,10M的宽带是可以保证的。”

  陆毅远还强调,自己公司的后台是不会修改用户的流量设置。“宽带大小在用户开户的时候就已经设置好了,不能批量修改,只能个别修改,而且每次修改都会看到记录痕迹。此外,要修改的话,还需要相关领导签字。我可以保证我们核心部分没有问题。”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