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秋招来袭BAT失宠!平均月薪4W的岗位怎么挑?

2019-07-22 20:26

  紧接着6月,秋招提前批也将打响,神仙打架,菜鸟围观。又有一大波“社畜”袭来。

  据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2019Q1人才吸引力报告,2019第一季度平均招聘薪资最⾼岗位接近4W!排名前15的职位几乎都是高级技术岗。推荐算法稳居榜首,其他各类AI岗位紧随其后。

  职场的选择,考虑几个因素:薪资福利、技能增长、职场提升、稳定性、公司影响力以及工作强度等。没有公司能面面俱到,但这6大因素,占比高者得人心。

  根据猎萝卜平台2018年求职数据显示,ABCD轮融资的初创公司,其offer成功率在15%左右,而上市公司仅有9.3%。

  在快速发展的AI领域,BAT光环渐弱,独角兽公司成为求职者的新宠。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独角兽企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这些企业的核心服务和产品已经得到市场的认可,通过不断融资,以抢占市场份额,扩大公司规模。有突出贡献的员工往往能得到迅速提升。

  二、就薪资而言,扩张期的独角兽更注重人才招揽。独角兽公司的薪资与行业寡头基本持平。以旷视科技为例,开出50W+薪资急招985博士researcher,薪资超过百度,与谷歌微软华为不相上下。

  此外,合伙人制度大大吸引了一大批具有冒险和开创精神的年轻人。公司授予员工期权,以未来收益构建命运共同体,以此激励和稳定员工团队。福利不够薪资来凑,薪资不够,股权来凑。

  三、在个人技能方面,独角兽公司目前的重点仍在核心领域的技术深耕,致力于将技术和产品的研究做到极致,更易于突破和创新。

  四、就企业团队而言,这类公司往往孵化于高校研究所,可以直接对接各个高校的科研人才。如云从、寒武纪孵化于中国科学院背景,旷视科技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都是清华大学顶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此外,创始团队多是从微软、谷歌、BAT跳槽而来的CTO,与行业大牛共同造梦,对有才华的年轻研究人员而言,更具吸引力。

  独角兽公司赋予求职者更快的提升空间,这对有明确职业目标和宏大职业远见的青年而言,是最激烈和荣耀的战场。

  人才向中小型企业的流入,一方面与BAT的人才结构调整密不可分,另一方面也显现了AI创新时代初创企业的强大活力。

  在BAT调整人才结构的当下,如果不能“一发入魂”,转战相对有前景的独角兽公司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企业内部的AI人才成金字塔式分布。稳坐铁王座的非核心科学家和工程师莫属。科学家负责开合脑洞,工程师则在百亿级别的数据上进行快速深度学习的训练,加速技术落地。这就是神秘的AI research组。

  其次是算法人才,将顶层理论通过算法和代码实现,为下层搬砖群众提供训练模型。与算法人才不相上下的是应用人才,负责产品落地,是市场的弄潮儿。最后是普通组的工程师们,在第一线做着数据和代码的搬运工。

  AI人才的市场需求一直且将持续呈爆发式增长。然而事实上拉动需求指数的是金字塔的二三层,即算法和深度学习的高阶人才。

  就技术而言,除基础的算力外,人工智能的技术主要集中在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和自然语言处理这三大领域。基于此,行业内引申出更为丰富的技术应用。根据清华大学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的企业大部分仍集中在智能机器人、智能驾驶、无人机等终端产品市场,AI+的各类场景应用还需更多的应用型人才挑起大梁。

  在企业方面,目前存在两类模式,一是综合多元模式,例如,BAT等大部头属于综合性开发公司,涉足多个领域,偏向于AI技术对已有产品的更新升级。有钱有人有数据有平台。

  二是垂直一元产业,如术业有专攻”的AI独角兽。公司业务和技术细分到具体领域:科大讯飞专注语音识别、商汤旷视专注图像。这几家涨势迅猛,轮轮融资。

  关于求职卖身大小厂,表面上似乎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实则只有少数实力派才有选择的余地。个人要根据自己的实力和目标找到最合适的目标企业。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为了保护本土技术知识产权,美国正在放缓国内半导体公司雇佣中国公民从事高级工程师的审批进度。

  这一趋势从去年开始萌芽,已经波及整个芯片行业,在英特尔和高通等公司中,数百个工作岗位正在受到影响。审批速度的延缓极大地阻碍了他们雇用中国员工,或是让中国员工参与重点项目的进程。

  许可证与工作签证是分开的,根据规定,科技公司必须先获得许可证才能雇佣外国国籍人才。因为技术工作涉及知识产权,公司等于是在向外籍员工提供了他们最终可以带回国的技术知识,所以美国商务部认为此类工作相当于技术出口。许可证审查的内容主要是技术难度和可能落入对手手中的风险。

  这一举措的背后其实是反映了美国面临的一个难题:旨在以某种方式保护美国人才竞争力的决定可能会损害美国技术的进步。 公司需要许可证来雇佣外国公民雇员以提供先进的半导体,电信系统,加密和其他技术。但是因为中国公民一直以来担任着此类技术的主力军,导致国内的人才被挤压到很少一部分。所以虽然雇佣中国公民可以加速技术进步,但是从长久来看可能会不利于本土技术的发展。

  白宫这次选择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希望可以在没有中国的参与之下,培养自己的独立研发技术的能力。

  华盛顿Akin Gump的律师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曾担任奥巴马政府期间商务部出口机构的助理部长,他表示,出口审批速度的差异可以反映出政治环境的变化,还有技术革新的趋势。 如果审批涉及的技术越敏感,那么处理它们所需的时间就越长。

  许可证审批的放缓虽然对各个行业都有影响,但是由于能够从事高技术工程工作的人才很少,所以这对芯片制造商来说尤其麻烦。 特别是现在还受到贸易战的影响。

  美国已经与中国进行了数月激烈的贸易谈判,而随着谈判陷入僵局,特朗普政府最近作出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的决定,还将华为加入了交易黑名单,这使得美国公司与中国电信巨头打交道变得愈发困难。 周一,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将向出口黑名单提供一个90天的缓冲期,让中国电信巨头的供应商和客户可以暂时免于严厉的贸易处罚。

  芯片公司现在不得不应对更高的进口关税以及政府对中国的销售施加的压力,但是眼下全球化的贸易又不可避免会与中国打交道。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7年,对雇佣中国公民的审批占许可证审批的60%以上。2017年最常见的出口类别与芯片有关,第二常见的类别涉及电信技术。2018年的统计数据尚未公布。虽然放缓审批不等于完全禁止对中国公民的雇佣,但也严重影响了谁可以被雇用以及谁可以被分配到重要的工程项目。 “审批的延误导致我们流失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人才。”有业内人士说。

  硅谷半导体研究机构Linley Group的总裁Linley Gwennap表示,外籍工程师对芯片公司的人员配置非常重要。在美国创办科技公司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例如,创立了Supermicro(美国超微电脑有限公司)的Charles Liang就是台湾移民。

  对商品出口到中国的进一步限制可能会在明年进行,届时美国商务部将定义哪些技术会受出口管制的影响。 可能会涉及人工智能等领域,这是芯片制造商和科技公司的重点,也是美中技术竞争的主要领域。

  目前的法规主要关注那些会扼杀创新和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技术,以防它们落入敌手。

  芯片制造商担心这些定义会过于宽泛,半导体行业协会1月份致函商务部,要求商务部充分考虑经济影响,主要限制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技术上,而非考虑贸易政策。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