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艺术真伪③鲁大东:即便很难也要树立一个对真伪的道德观

2018-09-09 07:14

  编者按利与弊在于心智科技的发展为鉴定提供了更多可参考的理性依据,比如材料的年代判断,更多可视化的细节呈现;也可以为艺术家建立作品的网络资料库,更方便留档、调阅、比对;但是也为作伪者提供了复制、印刷的便利。科技是工具,利与弊在于使用者的目的与心智。

  艺术品与一般商品不同,如何鉴定,谁来鉴定,谁来监管执法目前都存在难点与盲点。严格的规范、严厉的惩处是行业未来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而现状的改变不可能一蹴而就,渡过破茧成蝶的阵痛期,需要一个循序发展的进程。

  鲁大东(中国美术学院书法博士):伪作这个问题其实挺复杂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伪作本身也有高低层次之分,它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为艺术市场增添了一些独特的色彩。或许对于普通人,说某个作品有多好,他不一定有感觉,但是说这个作品的鉴定故事,比如过去可能被调过包,哪个鉴定家走眼了,这些戏剧化的内容反而有很多人感兴趣,这也许是艺术传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所以我觉得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艺术品的真伪问题,就像徐小虎曾经讲过一句话--任何的作品都是真迹,伪作也是作假者的真迹,因为伪作也有自己的时空和故事。像张大千作过石涛的假画,不仅骗那些不懂的人,甚至连吴湖帆和叶恭绰都被骗了。一个高水平的作伪者,也会增加艺术史研究的难度,还好这样的人出现得不多。

  艺术史中也有存疑的作品,像书法史上,王羲之、王献之、张旭、怀素,这些大家的作品部分仍存讨论。历史上还有,有时候画家本人亲自参与作伪,画家本人精力是有限的,像文艺复兴时期,乔托的绘画有一部分是他起大稿子,其余找弟子代笔。又比如董其昌、金农,也有很多代笔。这些算不算伪作呢?因此,我觉得关于伪作的尺度可能有待考量。

  拿吴镇的作品来说,元代所遗留下来的艺术品本身量就少,那伪作出现以后势必就会造成他的真实艺术面貌难以判断的情况。经过现在几十年来我们对艺术史的研究与讨论,慢慢地把一些不属于那个时代的作品剔除出去。

  艺术家的作品被人作假,实际上要到一定的级别,证明作品在业界得到承认。好的艺术家其实是不太受影响的,除非艺术家的名声与价格十分不匹配,很好模仿又价格很高。我们看启功先生,他在世的时候,在路边摊儿上看到署着他的名的伪作,他看了半天说,你这笔写得不对啊,你到我家来,我给你教教。那个时代,他不在乎艺术品价格的高低,所以他不担心伪作。

  鲁大东:有时候艺术家自己都不一定能做自己作品的真伪判断,齐白石看木版水印印刷他的作品,一开始也以为是真的。我前些时间遇到过作品被作伪,朋友微信上问我的时候,发来是小图,看上去是没问题的。我点开了大图之后,看了很久才发现问题,那个作品是双钩填墨的,就是所谓摹本,基本上是看不出来的,只不过印章上面出现了破绽。

  作假同时代的人的作品,因为时代气息接近,一般是很难辨别真伪的。而对于古代作品还有到代不到代这一说。所谓科学的艺术品鉴定一定要建立在大量个案研究的基础之上,像徐半尺徐邦达那样打开一半或三分之一画便可鉴别真假的望气鉴定之人是极少的。

  大名家出了一件作品,大家趋之若鹜,但是说是假的很容易,就说觉得气息不对就行了。到底怎么气息不对,这很难理性地解释。想把它判定是真的比较难,因为要说服别人这件作品是真的,要提出很充分的理由。除此之外,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可以被他人鉴定,首先要有这个艺术家足够多的作品,其次就是他具备强烈的个人风格,对他作品的分析就可以建立在一个比较理性的基础上。

  有一个方法,就是让每个艺术家都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档案。每创作一件作品,就把它拍下来发到公众的平台上去,这样自然就形成了一个自己的资料库,每件作品全都在里面。别人想要知道作品的真伪,只要到资料库去调阅就可以了。我现在习惯做了作品,拍张照传朋友圈或者微博这样的公众平台。这算是一个解决的办法,但是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还要培养大众对艺术品理性的观察、分析,建立大家认可的逻辑思维的、可以交流的平台,一同探讨和研究。我觉得这是现在这个时代赋予的,博物馆、美术馆的开放程度越来越高,拍卖会的展览也可以去看,还有网络那么便利,一个普通人如果感兴趣,可以自学,也可以参与买卖,积累经验。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