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报道之通信 脱胎换骨跨时空

2019-02-27 09:21

  这一年,18岁的张玉海刚刚进入秦皇岛市邮电局,当上了邮递员,“标配”着绿色邮包和“永久”牌自行车,穿街过巷,一路铃声清脆,笑脸相迎,厚厚的包裹里,有热烈的情书、游子的家信……那是人们最依赖的信息传递方式。

  如果此时你按亮屏幕,告诉大伙儿,手里的“小盒子”就能马上跟远方的人对话,甚至打个“照面”,人们会有啥反应?

  “我一准儿头一个不信,演‘科幻世界’呢?再说,那会儿你也没信号啊!”12月4日,55岁的张玉海坐在办公室里,边琢磨边乐。

  现在,他负责邮政公司的退休人员工作,有通知就打电话或群发个信息;如果有人来缴费忘了带钱,老张会掏出手机,让他微信支付。

  猛然回看,通讯的发展已让40年前无法想象的未来,成了人们的日常。秦皇岛也早就摆脱了改革开放前,755公里邮路只有162公里能够汽运,其他路段都靠摩托车、自行车驮拉的困境,建立起了沟通城乡、覆盖全国、连通世界的现代邮政和电信通讯网络。

  张玉海刚接父亲的班,当上邮递员时,那是个叫人羡慕的工作,绿色邮包一挂,他就是街上最被瞩目的小伙子。

  “一圈老百姓瞅见你都高兴,小孩儿跟着自行车跑。”张玉海分在“五段”投递区,片区里有表店、肉铺、说书场、理发店等商家和七八个胡同。

  一趟下来,张玉海兜里就被塞满了花生、瓜子和糖块,“我们的点儿准,7点出发,9点半准到街里书场,场里人摸准时候,给准备一杯热水,我到了端起来,刚好不烫嘴。”

  邮递员受欢迎,也特别忙碌,“电话还不普及,电报太贵,来来往往的书信非常多,距离遥远,见字如面,拆开信时那感觉,好多年没有了。”张玉海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全国还没进行邮电分营,张玉海所在的秦皇岛市邮电局,也负责电话和电报的业务。

  “打电话要去固定地点,有接线员专门拨号,接通了那边再人工‘传呼’,去喊人,折腾半天,打个电话得排半宿队。”张玉海比较幸运,他住的邮电局宿舍,31户人家就有一个公用电话,家里没人时,管电话的老大爷会帮着记下来电内容。

  “接到电报,都吓一跳,钱是按字数算的,三分钱一个字,太贵了,没急事不发。个人家发报一般就俩内容:‘母病,速归’和‘某某地,接站。’”张玉海摸摸头,远远地想起那个惜字如金的年代。

  干了几年投递员,张玉海转到了办公室工作,消息很灵通。有次,他听说秦皇岛有人申请了家庭固话,特别好奇,“国家刚刚允许,可也不是一般人家能装得上。”

  张玉海算了算,那时程控交换机市场还被外国垄断,价格昂贵,装一部电话要三五千元钱,“是普通人一年工资的十来倍啊。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电话安装成本大大降低,家庭固话很流行,张玉海家也有了电话,“最初号段非常少,号码还是4位,就是说全市才有1万个号码,能装上一部,还是很让人羡慕的。”

  几年后,号段不再是问题,而随着改革开放富裕起来、又尝到便捷通讯甜头的人们,琢磨上了新鲜东西。

  “移动的‘大哥大’出现了,一两万元一部,拿在手上特威风,现在我这还有一部,已经成老古董啦。”张玉海从橱柜里取出它,沉甸甸的,电池的后盖也丢了。

  “这是秦皇岛的第六部,模拟信号,大多数时候信号都不好,这个就是被退回的。”张玉海掂掂手里的“大哥大”,“其实不太方便,用的人也少,算不上即时通讯。”

  BP机开启即时通信,大街小巷电线年左右,张玉海把一部烟盒那么大的BP机挂到腰间,“即时通讯”这个词,才印进了脑海。

  新千年转眼到来,进入中年的张玉海,突然对时代发展的速度,有点不适应。他刚学会使用国际互联,街上大大小小的网吧,已因进入家庭的网络不断提速,不再那么火爆。

  改革开放以来,秦皇岛市的邮政网络建设成绩显著,邮政服务方式趋向多元化;全市电信业通讯能力飞跃提升,已建成包括光纤、数字微波、卫星、程控交换、移动通信、数据通讯等通达世界的电信网。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